▲過去政事不分、事企不分,事業單位的定位模糊使得機構改革難以有效推進。圖/IC photo


據報道,近日黑龍江省完成了中央批准的深化事業單位改革試點任務,共精簡事業單位2735個,收回事業編制8.3萬餘名。


據統計,黑龍江全省中省直和市縣事業單位共精簡內設機構4887個,精簡領導職數4277名。


由此可見,通過深化改革大大壓縮了事業單位的數量,精簡了領導職數和人員,有力降低了運行成本,提高了人力資源配置效率。


事業單位定位模糊成為機構改革 “中梗阻”


我國各級公共部門的類型多樣,包括黨的機構、行政機構、事業單位、國有企業等,而事業單位在其中的地位特殊。


事業單位作為準政府部門,承擔着各類公共服務提供職能,並根據法律法規的要求履行部分行政職責。與此同時,很多事業單位還有一定的收費經營事項,將其作為國有企業進行管理,可能更為可取。


過去政事不分、事企不分,事業單位的定位模糊,使其成為黨政機構改革難以有效推進的“中梗阻”。比如,一些黨政機關將事業單位視為自己的“腿子”,往往會增設機構、攤派任務、列支開銷、安排人員等,使事業單位偏離了職責本位並不堪重負。


還有一些事業單位醉心於營利性強的收費事項,而對公益服務不聞不問,導致事業單位的功能異化。因此,如果事業單位改革不到位,將會嚴重影響黨政機構改革的整體效果,也不利於有效提升公共服務質量。


為此,《中共中央、國務院關於分類推進事業單位改革的指導意見》於2011年印發,對事業單位分類施策,明確了事業單位改革的路線圖。


2019年8月,中共中央印發《中國共產黨機構編制工作條例》,為加強編制工作的法治化提供了依據,也為事業單位編制改革明確了方向。2020年2月,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審議通過《關於深化事業單位改革試點工作的指導意見》,隨後批准黑龍江省等為全國深化事業單位改革的全域試點省。


中央要求試點省份在全國率先試點先行,探索事業單位改革的創新模式。從黑龍江省等地的改革進展來看,事業單位改革的空間和潛力都還很大,並可以進一步壓縮和精簡內設機構、領導職數與人員編制。


因此,應將這些試點地區的改革經驗和創新做法加以總結,形成可複製可推廣的改革方略,讓其他地區可以借鑑試點地區的成功做法,少走彎路,降低改革成本,提高改革成效。


▲事業單位改革的最大挑戰,是如何固化改革成果,避免改革“翻鹹魚”。圖/IC photo




結合最新人口普查數據優化編制資源配置


事業單位改革的最大挑戰,是如何固化改革成果,避免改革“翻鹹魚”。過去機構改革,經常出現“膨脹—壓縮—再膨脹”的惡性循環,使改革事業功虧一簣。


改革花費大量心力,但是改革後的成果往往很難維持下去,經常很快就復歸原態。因此,要堅持編制工作法定化,減少編制調整的隨意性。特別是要明確“三定”方案的指導地位,使改革切實貫徹落實到位,並能夠一定即定。


當然,精簡本身不是事業單位改革的唯一目的或最重要的目的,因為機構改革和編制優化要有減有增,增減結合。要堅持“瘦身”與“健體”並重,實現事業單位的“強身健體”。


一方面,要加快改革過去冗員問題嚴重的機構,避免忙閒不均的問題長期存在。另一方面,則要向人手緊缺、重點工作和新興領域顯著傾斜,加大優化編制資源配置。特別是要結合最新人口普查數據等相關數據,及時更新事業單位與人口、經濟等基礎數據的匹配關係,避免一些地區“小馬拉大車”或“大馬拉小車”。


在事業單位改革時,要提高機構設置和編制調整的科學化和精細化水平。一個地區設置多少個事業單位,安排多少個內設機構,配備多少個領導職數和人員編制,都是管理科學問題,而不應受部門權力或利益等其他因素的過分干擾。


無論是精簡還是增設,合併還是撤銷,都應有理有據,基於科學測算進行精準設置。特別是要結合事業單位的崗位專業性、工作量等因素綜合考慮,避免因人設崗等問題出現。


説到底,編制資源也是政治資源,要加以高效利用,使其發揮最大效益。這需要創新事業單位改革與履職績效的聯動機制,根據事業單位的履職績效動態調整編制資源,增強事業單位高效利用編制資源的積極性。


與此同時,也需要激勵事業單位通過編制以外的手段履職增效,特別是運用人工智能等技術來破解人手不足的問題,而不是一想到問題就使用“人海戰術”。唯有如此,才能真正實現政府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。


新京報特約撰稿人丨馬亮(公共管理學者)

編輯丨丁慧

校對丨柳寶慶